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以至于重新回到穆家时,她累得连脱衣服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,直接将身体一歪倒在床上。刚沾着床,她的手机便响了。那是她新换的手机新补的卡,之前的手机……因为那晚太过受惊害怕,她甚至都忘了手机掉哪个角落去了。电话是穆泽洋打来的,林思绾迟疑了一下后才在接听键上划了一下,语气平淡:“怎么这么有空。”“亲爱的,你最近怎么没声没息的?在忙什么呢?”穆泽洋居然还能笑得如此温柔,林思绾觉得他不去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。看来林子晴并没有告诉他,自己已经知道他劈腿的事情了。“我手机不见了,刚补了卡,你呢?最近在忙什么?”林思绾轻声微笑。“我在出差,过两天才能回去,到时给你个惊喜。”穆泽洋道。“真的?刚好我也有个惊喜要给你。”“什么惊喜?”“回来就知道了,不过估计没有你要送我的大。”林思绾笑了笑:“咱们一起拭目以待吧。”挂上电话后,林思绾唇角的笑意一点一点地淡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苦涩……。两年前是穆泽洋主动追求她的,按他的话说,当时白衣胜雪的她好看的就像天山上那株最难采的天山雪莲,纯净美丽得使人忍不住想要好好保护。当时她犹豫过,担心自己会拿不住他,毕竟两人的家庭背景相差的太远。直到后来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一般富家公子不好的特质和习惯时,才放下一切戒心接纳了他,并且全心全意地爱上了他。没想到才短短一年过去,在他心里,她就不再是天山上最难采那株雪莲,甚至连路边的野草都不如了。想想还真是讽刺啊!带着满心的苦涩,林思绾渐渐地睡着了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原本安静的卧室突然响起了一丝轻微的动静,一位迈着沉稳步伐的男人出现在大红喜床前。男人身高腿长,身材精壮结实,如同由艺术家精心雕刻出来的五官绝美而立体,只是眉宇间散发出的气质过于冷酷了些许,给人一种想靠近又害怕靠近的疏离感。男人打量着床上大红喜服裹身、斜斜地侧躺着的女子,俊眉微挑,薄唇微启:“她就是能治好我的病,能为我生孩子的女人?”一直立在卧室门口的管家听到他的问话,忙不迭地哈腰点头:“是的,正是她,林家千金林思绾。”“林思绾……。”男人轻声呢喃。管家捧起手中的册子看了一眼,继续注释报告:“林思绾,二十四岁,毕业于江城大学设计专业,p型血。”p型血……穆希辰掀起唇角嘲弄地笑了笑,果然是天底下最适合他的女人。“呃……宸少,我先下去了。”毕竟是人家的洞房花烛夜,管家也不好再继续呆下去,冲着穆背宸的背影欠了一下身后,便转身朝楼下走去。诺大的卧室内瞬间只剩下身姿挺拔的穆希辰和熟睡中的林思绾,四周的氛围安静得有些诡异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