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看着母亲在林老太太跟前卑微自责的样子,想着平日里她在林家所受的委屈。

    看着林子晴那骄傲的嘴脸,想着她刚刚跟穆泽洋疯狂偷情的场景……。“好,我嫁!”虽然那个男人犯病的样子很可怕,虽然不知道他还能活几年但是嫁给穆希辰,是她唯一反扑林家这帮恶人的机会,她应该好好把握。看到一向激烈反对自己的林思绾终于同意嫁了,林老太太也终于松了口气。王曼青却急了,抓住林思绾的手腕便是一顿哭喊:“思绾你不能嫁给那个男人,你傻啊?你难道不知道那个男人被外界的人称之为吸血鬼么?难道不知道他娶你的目的是什么吗?他分明是把你当成活体血库了,听说他每次犯完病都要输血,你身上能有多少血给他抽啊?不出两年人就会被他吸干的啊!”林思绾当然听过这些传闻,在林老太太第一次提出要求她代林子晴嫁的时候,她就已经查过穆希辰的相关资料了。那个男人……从资料上看起来确实与魔鬼无异!不过没关系,魔鬼也不一定就是十恶不赦的,不赌一把又如何知道自己能不能赢?她瞧着林老太太,嘲讽也冷笑:“奶奶不是常说么,我的命是奶奶救回来的,也是奶奶宅心仁厚地收留了我们,将我抚养长大。奶奶都舍得把我嫁进去,我又有什么不舍得的?”林老太太微微垂下眼眸,眼底难得地闪过一抹心虚,没有吱声。***晨曦的光茫透过落地窗子,柔柔地照入屋子,撒在卧室中央的大床上。床上的男人俊美的眉心微动,幽幽地转醒过来。大概是外面的光线太过刺眼,使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,帅气的脸庞涌起一抹不悦。“你醒了?看样子睡得还不错。”床尾处传来一个关切中透着嘲弄的声音。穆希辰垂眉扫了床尾的主治医生兼好友一眼,从床上坐起,道:“我昨晚做了一个梦。”“梦见什么了?”何风从床尾处绕了过来,笑意里透着暧昧:“不会是梦到什么艳遇了吧?”这原本只是一句玩笑的话,穆希辰却一本正经地看着他,随即点头:“我梦见那个女人了。”“你这是心病。”何风叹息着摇了一下头,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记:“先吃早餐吧,医院那边已经在等着你了。”扔下这句,何医生便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。穆希辰依旧坐在床上,脑海中隐隐约约地涌进来一些如梦如幻般的画面:他犯病了,而她回来了,因为太过心急,他好像还抱了她,吻了她,最后还因为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病情将她咬伤了……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