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想尽快的找到我的弟弟江枫,你认识的人多,帮我一起找找吧!”江可欣语气有些纯碎,有些伤感。屈梓楠听到江枫的名字,心头一颤,这个男子,不是被刘惠云杀人灭口了吗?他就只差一点证据去向警察局报案了,屈梓楠想到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住在自己家,就心寒。“好,我尽力。”他也只能这样说了,毕竟,在没有确定江枫的生死,他也不敢断言,更何况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他不想尽早的让江可欣担心流泪。江可欣点了点头,犹豫了片刻:“还有……明天见面的时候,把我相机的照片还我好吗?那是我唯一的最美,定格了很多美好的画面。”包括六年前的瑞瑞,还有今年完整的一家三口,都将幸福刻画在相机上了,她真的想要留着做纪念。屈梓楠心疼一怵,着实没料到江可欣会问起相机的事,更没料到相片对江可欣来说有这么的重要。于是,屈梓楠实话实说了:“相机的内存卡也摔坏了,我实在找不回那些相片了。”“嗯,我相信你,那江枫的事就拜托你了,再见!”说完,江可欣迅速的挂断了电话,还来不及为照片的尽失悲伤,还来不及呼吸,就匆匆的挂断了。手机捂在揪心的胸口,闭上了双眼,真的有种想要纵身跃入湖中,一了百了的轻生念头,但是,她总是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,也一直自认为坚强的自己,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低级的傻事来。给她多活几百年都愿意,可是今天的她觉得好累了、心好痛了。-到了晚上,江可欣呆愣的坐在宿舍的铁架床上,如同丢了魂一般,不哭、不笑、也不闹……宿舍人更多的都是以同情的眼光看待江可欣,出面的时候还快乐的像一只小鸟,飞上了青天,才发现自己无依无靠,只能默默的为她感到悲哀。舍友们都知道江可欣心情不好,所以都没人去搭理她,只是不知道哪个不识趣的人突然放起了手机的音乐,悠扬的音乐瞬间游荡在悲伤的空气:“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想要飞却怎么飞也飞不高,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,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……”良久,一个好心的舍友拿了个奶油面包给江可欣,疼惜道:“小欣,吃点东西先吧,天大的事也要把肚子填饱再说啊!”江可欣抬眸睨了舍友一眼,凄然一笑:“谢谢……”然后伸手去接过面包,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,除了今天下午喝了口苦咖啡,就连水也没碰一滴了,饿的早已没有了知觉,不是她爱这么来摧残自己,折磨自己……而是,她真的吃不下。早已经饿的没知觉的她,看着手里捏着的满满都是奶油陷的面包,一阵油腻到恶心的感觉突袭而来,五脏六腑也开始排山倒海的翻滚着,酸水直逼心头。江可欣忙将面包搁在一旁,迅速的往厕所里飞奔过去,来不及关上厕所门,便开始在那里干呕起来,样子痛苦不堪。因为她今天没吃什么东西,所以,无论她怎么呕也呕不出什么了,只有酸酸的唾液还在嘴里打转,江可欣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肚子里,却怎么也呕不出来,难受的她想要死掉。当江可欣缓和下来后,洗了把手,准备走出洗手间,抬眸,发现洗手间的门口已经被好奇的舍友们堵住了。谁都猜的出来江可欣现在的状况,除了她自己。但是考虑到不伤到舍友之间的和气,她们都没有把自己的猜想告诉江可欣,因为今天江可欣的失落和悲伤,她们都心里有数,能做的就是让她一个人好好的安静。回到自己的床上,江可欣再次的捧起了那个奶油面包,但依旧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,该吃点东西了,傻瓜江可欣,笨蛋江可欣,没出息的江可欣。江可欣将自己骂了一遍后,一口咬住了面包,奶油也好不客气的溢满了江可欣的嘴里,嚼了几下,却怎么也咽不下去。江可欣这才发现,她吃的是面包,吞的竟是眼泪。是不是眼泪吞进肚子里了,就证明自己很坚强了?如果是,她咬着牙也要把眼泪往肚子里吞,她要让屈梓楠看到一个坚强的自己,也让自己为自己的勇敢而感到骄傲。舍友们假装自己没有去看江可欣,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,其实眼角的余光都锁定在了一个小铁架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