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尽管这些相片他已经看了千百回了,但是每一次看的心情都是不一样的,足可以用百看不厌来形容这些珍贵的相片。

    但每一次看内心都很纠结、很心酸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告诉我这个没穿裤子的人是我”恒恒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这张相片,脑袋左扁右扁怎么看都是自己,哭笑不得的侧头睨着屈梓楠道。

    屈梓楠看着相片嗤声一笑,调侃道:“爸不是跟你讲过你小时候的事情吗?你从出生到满月这段时间是在玉龙村住的,看,这不就是哑婆的家么?”

    “爸,为什么不早点给我看这些相片呢?”恒恒越看越觉得有意思,也越觉得这些相片很珍贵,至少,这十年他的妈妈没有再和他合照过一次相片了。

    对于恒恒的提问,屈梓楠还是选择了沉默,因为他着实不愿意把这些相片对外公布,仿佛觉得公布出去,就变得没有这么珍贵了。

    “爸,没想到你年轻的时候这么帅,难怪妈这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你”恒恒看着屈梓楠喝咖啡的相片,调笑道。

    屈梓楠装作有些窘迫的问:“难道爸现在就不帅了?”

    恒恒侧头端详着屈梓楠数秒后,毫不客气的道:“呃……把那白掉的头发染黑再说吧!”

    屈梓楠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,他是看着自己一根根黑发变成白发的,然后又去发艺城把白发一次次的染黑,周而复始,不得不感叹时间的飞逝。

    “爸,我要偷几张放到我的博客上去,让大家知道我有一个这么疼我、爱我的妈妈。”恒恒边挑选着相片,边随口道。

    屈梓楠毫不犹豫的拒绝道:“不行”

    丝毫没有预料到屈梓楠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,让恒恒觉得很费解,于是,一脸苦恼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,别问我这么多为什么”屈梓楠冷冷的丢下一句话,然后伸出长臂,有些愤然的将笔记本合上了,然后有些疲惫的摊靠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恒恒有些委屈的跨着脑袋,不满的嘀咕道:“等妈醒来,我自己跟她要……”

    父子两沉默了片刻后,恒恒开始收拾着餐盒,然后装好拎在手里,对着正磕着双眸的屈梓楠道:“我回去练琴了。”

    屈梓楠闻声睁开那如鹰般锋利的双眼,随口问道:“不是比赛完了么?怎么还要练?”

    “同城的是比完了,还要跟其他城市比啊”恒恒略带抱怨的语气道,不是抱怨钢琴的比赛多,是抱怨屈梓楠不给他拷相片。

    屈梓楠虽然读懂了恒恒那抱怨的语气,但依旧没打算把相片公开出去,于是,装作若无其事的道:“哦,那你好好练,你妈醒来看到你这么有出息,一定会很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恒恒不满的转身往病房外走去……。

    屈梓楠看着恒恒的背影,突然想到恒恒的身后少了点什么东西,总喜欢跟在恒恒身后的念念呢?她怎么没来?

    于是,屈梓楠对着恒恒的背影着急的问道:“对了,怎么今天念念没跟来?”

    “她啊,在家里哭鼻子呢!”恒恒略带笑意的道,因为,想起她哭鼻子的愿意,恒恒就想笑,真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屈梓楠却没有恒恒的笑意,只有诧异和焦急:“哭?怎么了,谁欺负她了?”

    恒恒忍不住嗤声一下,调笑道:“谁敢欺负屈家的小公主啊,是她来亲戚了,被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屈梓楠也舒缓了那紧张的情绪,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“唉,要是有妈在就好了,妹妹也不用一直在那里哭了”恒恒哀叹着,开始有些心疼念念了。

    恒恒抬手看了眼手腕处的时间,对着屈梓楠道:“走了……要是妈醒来,要第一个打电话通知我哦!”说完,便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里又瞬间恢复了平静,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和电脑的散热声。

    随即,屈梓楠在那个相片的文件夹上设了密码,思绪了良久后,屈梓楠将密码设为了江可欣出车祸那天的年月日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天已经蒙蒙亮了,医院的花园里传来鸟儿们欢乐的鸣叫,晶莹剔透的露珠儿在早地上泛着清新的光晕,一切都是这么的清新怡人。

    病房的走廊处,一名护士正快步的穿梭在豪华病房的楼层里,不知道要赶去何处,却突然被一个脸带伤疤的女孩子拉扯住了。

    “护士小姐你好,请问……我怎么会在医院里?”江可欣有礼貌的询问着,美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